运河嘉兴沿线的城镇(三)

发布日期:2007-05-09 访问数:

 

运河穿越崇德镇域,沿岸的古道、古桥、古庙、古塔、古巷、石碑、码头、驳岸以及古民居,无不彰显着运河文化的魅力和底气。此外,镇内现有不可移动文物129处,其中不少是与运河密切相关的遗址、遗迹。

古道。运河两岸道路为官道,俗称塘路。旧时大船在运河中行驶,除扬帆借力外,还需人工拉纤,故塘路又称纤道。唐元和五年至九年(810814),苏州刺史王仲舒于运河西岸修筑塘路。其后,历代多有疏浚运河与加固塘路之举。崇福镇西通大麻,南接长安,北至石门湾的塘路成为苏杭间的官方驿道。运河古道上,官员迎往送来,纤夫负重而行,公务车马频繁,商贾往返不绝。南宋建炎三年(1129),康王赵构仓皇南奔,传说曾驻跸崇德常乐教寺,语儿泾有“王过此桥”。据明万历《崇德县志》载:“康王南渡,金兵追之,土人曰:‘王已过此矣。’”桥因此得名。镇郊尚有催驾桥、行驾桥、下马辇桥、太子堂桥、扶驾桥、御驾桥、迎驾桥、送驾桥等桥名,传说皆与康王在境内的行踪有关。清康熙帝六次南巡,五经镇境;乾隆帝六下江南,均过镇境,有几次自北塘甘露庵(俗称北寺)登岸,入朔义门,出薰仁门,至迎薰馆码头登舟,换乘二十四桨轻舟,经长安镇直达海宁陈氏安澜园。

古桥。初唐,开国功臣尉迟敬德行马江南,在此建万岁桥,俗称南桥。明万历《崇德县志》载:“万岁桥在县南一百步,唐尉迟敬德建。宋嘉定中县令徐起宗重建。今西堍毁,靳一派捐俸重修。”南宋绍兴初,万岁桥北三百步处又建永安桥,俗呼北桥。明正德中县令洪异重修。两桥均系梁式石桥,高峻雄伟,官船过此,无须落帆,志称“邑市双虹。”此两座千年古津梁,于1971年运河“三弯截直”时被拆除。镇域横跨运河的古桥尚有:始建于南宋宝庆年间的包角堰桥(俗称南三里桥),明洪武年间建造的南高桥(司马高桥前身),明宣德年间建造的大德新桥(亦称大通新桥),明正统年间建造的迎恩桥,明成化年间建造的彭河桥,明弘治年间重建的松老高桥,明代建造的青阳桥,清乾隆年间建造的拱宸桥(俗称北三里桥)。通往长安塘上还有明弘治年间重建的何嘉桥(又称吾嘉桥),明万历年间建造的登云桥。这十座单孔石拱高桥,尤其是包角堰桥、何嘉桥、登云桥,呈三角鼎立,十分壮观。现今,除司马高桥外,其余9座高桥均已在运河疏拓时拆除或改建。司马高桥,旧名南高桥,位于镇东南,南北跨运河。单孔石拱桥。桥长29.4,宽3,净跨9.7,拱矢高5。南北两侧各有石阶28级。拱圈石以纵联分节并列式砌置。东西两侧有桥联。东联是:碧浪驾舆梁事隶夏官资共济,白栏依雉堞情深秋水溯伊人。西联的上联是:司马锡嘉名谁继长卿高风标题有兆,下联已风化残缺。据传,古代设置六官,以司马为夏官,掌军政主军赋,故桥以“司马”名。光绪《石门县志》载:“明洪武间建。清乾隆十四年(1749),邑人沈廷槐重建。同治甲子(1864)兵毁。光绪二年(1876),知县余丽元请帑重建。”今尚存。2002年,列为桐乡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文庙学宫。即孔庙,始建于宋元丰八年(1085),沈括撰《崇德县建学记》,米芾书丹。孔庙原建于运河之西,后为方腊军所毁。南宋绍兴间,知县黄扬移建于运河之东。元至正十七年(1357),毁于战乱。二十一年(1361),知州王雍改建于崇德万岁桥东(今中山公园址),建有大成殿、明伦堂、魁星楼、兴仁斋、集义斋、采芹亭与四先生祠。清咸丰十一年(1861)为太平军所焚毁。同治四年(1865)后,重建大成殿、东西两庑、大成门、棂星门、名宦祠、乡贤祠、明伦堂、儒学门、崇圣祠及魁星阁。民国22年(1933),辟为中山公园。抗战时期,日寇拆毁魁星阁、明伦堂,砍伐庙中古树以修碉堡,颓垣荒殿,满目疮痍。2005年,崇德镇政府重修孔庙。包括修缮大成殿,修复棂星门,重塑孔子像,新建大成门、万仞宫墙、望月台等,2006928竣工并对外开放。

崇福寺金刚殿。位于崇德路中段,为原崇福寺三大殿之一。现存金刚殿系明永乐初重建,坐北朝南,面阔五间,占地183平方米。屋顶为歇山顶,屋面施素面筒瓦,呈倒抛物线状;金柱柱础为覆盆式,檐柱均用正方体花岗岩,上有十字形凹榫。其余结构均为木质,用料粗壮。原大殿中间朝南置弥勒佛,朝北有韦驮萨,左右1.7高石台置四大金刚塑像。殿上有严世藩书匾“祝延圣寿”,凡遇圣节朝贺皆习仪于此。金刚殿又称天王殿,太平天国首领洪秀全亦称天王,故咸丰十一年(1861)太平军毁寺,金刚殿独存。1981年,公布为桐乡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1983年,县文化局拨款重修。1994年7月再次修缮。

历史街区——横街。位于崇德古城内的西南部,东临市河(现为京杭运河镇区段),西至西水门内(今重九桥位置),北起县前河、南至宫前河,有南北向支路多条,跨桥越县前河,通向各公共机构和设施。横街面积不大,袖珍玲珑,其文化积淀之厚重足以令人仰望。唐代中期以前,镇域仅一“草市”。后晋天福三年(938),崇德置县后,人口聚集渐多,公务军旅日益繁忙,四方客商纷至沓来。元代,附近各地的货物漕粮在此集散和中转。集镇中心由今崇德一线逐渐向南扩展,宫前河北的天清宫东西两侧住户逐渐聚集处,即今横街雏形。明嘉靖间,建造崇德城垣,城中原运河直塘遂成市河,与东西流向的县前河(现崇德路)丁字交叉,为镇中主要水路通道。市河东主要有文庙、传贻书院、白粮仓等教育和仓储类公共设施。市河以西、县前河以北主要是县治公共机构和宗教寺庙所在地,有县署、西寺、城隍庙、驻防营等。明万历《崇德县志》所载崇德县城市图,表明横街的地理位置在明代已基本定型。清咸丰年间,太平军两次攻占崇德,东半城遭毁,一镇之商业贸易中心遂西移。这也是明清时期横街成为繁荣商业街的原因之一。80年代,大规模开发建设原环城外围,而环城以内古城街巷虽有拓宽或改造,但中心城区自明清时期形成的街巷格局基本未变。县(署)前、西寺、城隍庙等代表古代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特征的建筑或遗迹依然存在。传统地名、街巷大多保留沿用至今,鱼骨状衔接格局保存完好。横街东段和县街一带前店后宅的传统商业街市风貌完整,传统建筑简洁朴素,清新淡雅,临街多为两层砖木结构建筑,排门式店铺,对称中有错落,整齐中显变化。清末民初建筑,狭弄、界牌、石板路、过街楼及梁枋雕刻等无不显示出江南的地域特色。2011年,崇德旧城址及横街被列入浙江省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。昔日横街西段豪宅的主体建筑迄今尚存的有20余处,分别为徐氏颐志堂老宅(徐自华故居)、蔡氏待雪楼、夏家厅、戴氏敦厚堂(戴麟经故居)、徐氏承志堂(徐多绅故居)、吴滔故居、吴氏玉纶堂、田家厅(西横街居委会故址)、汪家厅(求益女校故址)、蔡家厅、沈家厅(沈伯云故居)、程家厅(程庆国故居)、横家魏宅(魏吟秋故居)、横街钟家厅(五爱小学故址)、宫前河北钟家厅、宫前河北马家厅、混堂弄范家厅、混堂弄季家厅、县街燕来堂(魏昌裕故居)、县家缪家厅、县家范家厅、横街俞家厅、马氏晴旭堂(马昭懿故居)、永丰典当及浒弄口孙家厅等。

 

大麻镇

大麻镇位于桐乡市西南部,东北距桐乡市城区24.2公里

大麻名称的来历,一般认为镇南有清池漾,漾中原有“麻姑炼丹台”,纵贯镇南北的主要河流是麻溪,镇名来历似与此有关。南宋咸淳《临安志》称“(盐官县)西北至安吉州德清县,以大麻堰为界,五十八里一百五十步。”这是目前能见到的文字资料中有关“大麻”的最早记载。

大麻原属德清县,民国元年(1912)始有大麻乡。民国34年(1945)称大麻镇。解放初改称大麻乡。1950年5月,划隶崇德县。195811月,崇德、桐乡两县合并,称桐乡县。大麻隶桐乡县。1985年,撤乡建镇。2010年,大麻镇总面积32.64平方公里,辖11个村,1个社区。8466户,总人口3.57万人。

旧时,据咸淳《临安志》记载,大麻镇主要水利设施有大麻堰,在大庄村,与海宁交界处的麻溪上,为宋代水利工程。两岸农田赖此灌溉,丰时蓄水,旱时放水。清乾隆年间尚存,乾隆《海宁州志》仍有记载。后废。

大麻境内湖泊漾荡众多,历来为水路要冲,商贾往来频繁。南宋初,已有两个繁荣的集市大麻市、海卸市。至元末,运河南段改道,运河从镇区北部流过,给大麻的繁荣创造了外部条件。随着运输的频繁,集市规模相应扩大,成为当时附近一带有影响的集市。到了清朝前期,大麻段运河已成为江南一带石料的主要中转地。清朝《钦定南巡盛典》卷六十二:“江南石料及本省湖州府属各县运石船只,俱由大麻港汇入施、贺两坝交卸。”也就在这个时期,大麻地区由原来的两个集市变成三个大集市:大麻市、海卸市、湘漾市。

到了清朝晚期,大麻已经是一个商业种类齐全,覆盖范围较大的集市。“高鼎丰”、“涌泰油车”等有影响的商号相继成立。高鼎丰创办于光绪三十年(1904),由海宁高伯英投资4万余银元开设,经营糕饼、香烛、腌腊等南北货,并设立糕饼、蜡烛两个作坊,有职工二十多人。1923年,整理和扩建,共有房屋900余平方米,作为货栈、作坊和住室之用。1927年,在镇西桥堍开设分店,从此生意日益兴隆。高鼎丰鼎盛时期,除有田地200余亩外,流动资金达到7万银元。 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大麻镇人陈涌泰在大麻陈家浜开设“涌泰油车”,职工100余人,生产豆油、菜油、柏油和棉籽油四种产品。这是镇内第一个民族资本工业企业。

民国时期,有多家工商企业成立。如191812月,金有恒在镇南开设“仁记油车”,面积7亩,雇佣工人80多人,成为与“涌泰油车”齐名的南北两大油车。1919年4月,韩五三在望仙桥北堍开设“顺兴石铺”,这是当时镇内最大的石料商店,经营各色石材。因其开设在江南一带的中转港上,货物充足,价格低廉,贸易额很大。1920年4月,金有恒又在镇南杨木桥投资开设了“伟成茧行”。

1927年,浙江重要的现代丝绸企业、嘉兴地区最早的现代化丝绸工业——苕溪丝厂,在海华村海卸花港洋口诞生。创办人为湖州著名的丝绸巨子钮家连(18881972)。当时,厂区占地30多亩。先置意大利式坐缫车168部,四年后又添置96部。1935年,又添置了当时最新的日本回转式坐缫车160部,包括后缫复摇设备等,还自设发电设备,安装从厂里到塘栖的长途电话线路。除厂房外,还建有一座四层楼封闭式的蛹仓库,十多处茧站,分设菱湘、洛舍、花林和门庄等处。门庄和洛舍两处各装备由环球厂承造的比较先进的烘茧机。该厂产品时装牌白厂丝专销法国,一部分给湖州达昌绸厂当原料;一个DC牌产品专销美国。

1937年,日寇的铁蹄踏上江南土地,包括大麻工商业在内的民族产业遭到灭鼎之灾。凡沿铁路线能管得到的丝厂,皆为日本华中蚕丝公司接收经营,管不到的就毁掉。苕溪丝厂地处偏僻,黑植部队就指使津下本洋行几次公开出面拆机器,毁厂房,大肆抢掠,当地敌伪土匪更是趁火打动。最后一把火烧光,瓦砾无存。1938年4月,高鼎丰南村、北村商店和北村货栈以及两个作坊、住宅全部被日寇烧毁。其后,高鼎丰在镇南租凭民房或盖草房,开设临时门市部,以维持生计。

历史上,大麻人杰地灵,经济繁荣,历代诗人、学者多有题咏。元末明初初名文学家陈基《大麻》诗云:“大小两麻村,中藏万家坞。树连遥山云,草滴茅亭雨。地利本宜农,民风乃尚武。欲问汉文翁,何时复淳古。”日本著名汉学家竹添进一郎《廿日泊大麻,是夜雨》诗云:“渔户炊烟一带横,泊舟方及晚潮生。微风袅柳毵毵影,细雨敲蓬点点声。客里青杉时有泪,镜中白发最无情。携家好伴江湖梦,戒旦同听短长更。”

大麻历来人文荟萃,名人辈出。自元至清,大麻先后出过举人24人,进士12人。仅徐氏、金氏两个家族,即出过进士11人。其中徐氏6人,金氏5人。无论是任地方官,还是任京官,均清廉有为。清末民初,大麻最有名的当推名医金有恒,堂名“问松”。金子久幼承家学,以擅医名噪一时,江浙齐燕闽粤求诊者日众。著有《问松堂医案》等。门弟子先后达150余人,形成近现代医学界影响巨大的“金氏医派”。

大麻镇有古迹多处:

望仙桥。俗称大麻高桥。位于镇北,横跨运河之上,南北走向。单孔石拱桥,桥长32,宽4,净跨12,拱矢6。南北各有石阶36级。东西两侧有桥联。东联是:士庶乐捐输于此鸠工尤不缓,东西资利济当今鼍驾又重新。西联是:“雁齿接云衢舟楫来麻溪之外   虹腰环水国源流溯天目而还”。该桥始建年代无考,明代成化三年(1467),一说为明弘治年间,里人沈本源募捐重建。清代雍正年间,朝廷拨款重建,浙江先后两任总督李卫、程元章分别撰《重建大麻望仙桥记》,清咸丰十年(1860),毁于太平军。清光绪元年(1875),里人金枢、张祖圣等募资重建。因工程巨大,费用不足,未能完成。光绪二年(1876),杭州绅商,胡庆余堂创始人、江西补用道胡雪岩(光镛)捐钱一千千文,铺砌桥步旁护栏石,望仙桥重建成功。1994年,因运河航道改道,拓宽至62,石拱桥拆除,新建钢筋混凝土公路桥。

德政寺。位于镇东北,原址在今中心学校。宋淳熙四年(1177),皇叔祖、太师、安定郡王赵令揖建造。历代有扩建,明代中期达到鼎盛。占地三十余亩。寺内除大殿外,还有“禅宗堂”、“苇渡堂”。至民国初年,仅存前殿以及苇渡堂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乡人募资重建德政寺于旧址西面,先后建成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观音殿,九间两层禅房,放生池、财神殿等。2000年批准对外开放。

吴王庙。又称吴大帝庙,位于镇北运河之畔,始建于南宋初年,供奉三国吴王孙权及其妻、诸将领。历代有重修,最后一次重修在清朝咸丰年间。鼎盛时期,除主殿外,尚有东岳殿、总管殿、戏台等。康熙、乾隆两代皇帝南巡时,都曾数次泊舟大麻渡口,驻跸吴王庙祭拜。今尚存东西两庑及雕花、彩绘,有树龄一百多年的泡桐树一株。

海神祠。位于海华村海卸,初建于南宋。祠中祀海神,以祈国泰民安、河清海晏。清代光绪二、三年间,最后一次重修。后改名“海神庙”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乡人于原址重建。

 

濮院镇

濮院镇位于桐乡市东部偏北,南连长水,北枕运河。明清时,因产销“濮绸”闻名于世,成为江南五大名镇之一。2010年,濮院镇总面积64平方公里,辖14个村,5个社区。1.32万户,总人口4.67万人。

濮院镇古为槜李墟,“汪然悉为巨浸”,西有石门堰,北有陡门堰,悬流屈级而下,水路设闸启闭。北宋时形成幽僻草市,习称“幽湖”“梅泾”“濮川”。沈廷瑞《东畲杂志》说:“镇西夹岸多梧桐,后周时凤凰尝集其上,因名梧桐乡。至宋高宗南渡,曲阜濮凤以驸马都尉扈驾临安,过此借宿,谓凤凰非梧桐不栖,遂卜居于此。”他的六个儿子都做了大官。濮凤六世孙濮斗南因立理宗有功,擢升吏部侍郎,诏赐第曰“濮院”,镇以此得名。

濮氏后人“裹迹仕途,经营家业”,“俱督树桑蚕织,轻纨素锦,日工日盛,濮院之名遂达于天下。”元大德十一年(1307),濮鉴“构居开街”,“立四大牙行,收积机产,远方商贾旋至旅行,无羁泊之苦,因有永乐市之名”。永乐市兴起后,“市业日盛”,从皇庆至至顺年间,永乐市已成为“寺观崇隆,园庄环绕”的商业中心。

进入明代后,濮院愈发兴盛。明代陈邦献《濮川八景诗序》追述濮院镇的兴起:“槜李之西南壤濮川,初本荒落。元时有豪右濮氏,其富不资,雄于一郡,居民右聚而依之,以贸迁成市……夹川之畔,比屋鳞次,巨梁虹架,轻烟旭日,往来憧憧者市桥。”明万历十九(1591),秀水知县李培在《翔云观碑记》中,盛赞濮院镇之繁荣,“迩来肆廛栉比,华厦鳞次,机杼声轧轧相闻,日出锦帛千计,远方大贾携橐群至,众庶熙攘于焉集”,还特别指出,“往亦嘉禾一巨镇也”。

濮院镇的兴起与发展,与紧邻运河密切相关。濮院镇的河道水流从东北、西北两路而来,总汇于东南而去,环抱一镇,支流萦绕,舟行盘旋,四通八达。其中运河位于镇北六里,自余杭至石门入桐乡界,东流经皂林,又东经永新泾、妙智泾各口,入秀州区。另外还有庙桥河,市河、庄经、梧桐泾、妙智港、长水塘等河道。濮院镇借河而日趋繁荣,但伴随着繁荣而来的人口稠密、工商业发达,河道超负荷运转,又不加疏浚,至清中叶以后,镇上的市河渐趋狭隘。清乾隆时杨树本在《濮院琐志》中说:“前雾里看花镇中河路甚阔,且多迂曲小浜,地势灵动。今为两岸民居填塞狭隘,大非古昔。”到了清末民初时,河道淤塞更趋严重,张方稿的《濮川地理史》说:“旧时舟行可以四旋绕,今永乐市河久湮,而庙桥港两岸又为民居侵占。血脉既滞,商务因以减色。”濮院镇后来的衰退,与此不无关系。

濮院镇在鼎盛时期,不仅河道四通八达,而且街巷密布。镇上街巷依傍河道而行,元代就已有庙桥街、南横街、北横街、义路街四条街道。从明万历到清康熙,进入全盛时期的濮院街道日益增多,有卧龙街、集庆街、鹤栖街、柳岸街、语儿街、横屋街、蜡作街、大有街、东新街、固安街、寺前街、观前街、化坛街、石条街、西河石路等。到清末民初时,濮院镇近90条街巷密如蛛网,人口逾万户,其繁荣程度不在嘉兴市城之下。镇上的居民以丝织业的机户、织工为主,同时汇集了各地的丝绸商人。

早在宋代,濮院就已是蚕桑之乡。南宋淳熙年间,经濮氏家族提倡,“树桑蚕织,轻纨素锦,日工月盛,濮院之名,遂达天下”。到了明代万历年间,改土机为纱绸,制造绝工,所产濮绸白净、细滑、柔韧耐洗,使濮绸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较前更胜一筹,丝绸业的规模也不断扩大,演进为“日出万绸”的丝织业专业市镇。及至清康熙、雍正、乾隆年间,丝绸产销进入鼎盛时期,成为蚕桑丝织区域的经济中心。《浙江通志》载:“嘉锦之名颇著而实不称,惟濮院生产之纺绸,练丝熟净,组织亦工,是以一镇之内坐贾持衡,行商靡至,终岁贸易不下数十万金。”史称“工商巨镇”。当时的濮院镇万家烟火,民多以织绸为生,所产濮绸品种繁多,绸有花绸、绢有花绢,官绢、箩筐绢、素绢、帐绢、画绢,绫有花、素、锦,罗有三梭、五梭、花罗、素罗,纱有花纱、脚踏纱、绉纱等。清朝后期又摹仿湖绉,盛产濮绉。

随着丝绸业的发展,濮院镇上牙行、店铺比比皆是,商业主体是绸行、丝行、桑叶行、烟叶行、六陈行、麻皮行等。通过这些牙行,濮院镇及附近四乡生产的绸、丝、桑叶、烟叶、粮食、麻皮等都在此集散岩层为一个商业中心。

绸行是濮院落商界的龙头老大,民国《濮院志》说:绸庄在清嘉、道前通称为绸行。机户织成绸匹后,有称为“接手”的中介者,为之代诣绸行出售,抽取“用钱若干”,绸行也在每天午间“赴市收绸”,称为“出庄”。到民国时情况又有变化,“今机户卖绸,直接售地绸庄,并无接手,亦无出庄。盖昔时应变省客帮到镇买货,绸行系代客买卖,今之绸庄则从庄收货,而销售于他省,性质不同也。”镇上或四乡机户生产的绸匹,绸行收购后,交付炼坊“炼熟”,然后销售给各地来的客商。绸行招徕的客商,有来自商人的“京行”,经济实力最强。民国时期,濮院镇的绸庄逐渐衰落。

清代,濮院的丝行大多数分布于大有桥街、义路街、女儿桥街一带。民国以后,都集中于义路街一带。农家养蚕缫丝后,抱丝售于丝行。每当新丝上市,丝行生意兴隆。丝行所收购的丝,除转销给本镇机户外,大批销售苏州、杭州、镇江等各帮客商。

濮院的桑叶行,曾设于东西南北西栅附近,以利装运桑叶的船只进出,立夏后三日,新桑地上市,各桑叶行开市收购,有头市、中市、末市,每一市三日,三市共九日。每日又分早市、午市、晚市,市价一日三变,蚕户买时不付现钱,待新丝上市后付清,称为“敲丝车钱”。

绸行、丝行、桑叶行,构成了濮院丝绸专业市镇的基本特色,也是维持濮院繁荣的经济支柱。鸦片战争后,外国资本入侵,在通商口岸设行办厂,掠夺蚕茧原料,从此濮院的丝绸业步履艰难。民国初年,绸庄、丝行下降至18家,只在5月新丝上市旺季时(仅10天左右),每天成交额可达二三十万银。民国13年(1924),江浙战争爆发,丝行绸庄再次倒闭,机户也只剩200余家。抗日战争期间,蚕茧生产遭受严重破坏,濮院织机损失殆尽。至20世纪40年代时,濮院镇上只有丝绸行4家,丝绸业从此一蹶不振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,濮院人民继承了传统织造业优势。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起,创建和发展了区域羊毛衫特色产业。1992年10月,建立桐乡濮院羊毛衫市场。2007年,濮院羊毛衫市场获得“中国毛衫第一市”“浙江省重点市场”等称号和 “最具实力的纺织之都”等美誉。2010年,濮院镇实现国内生产总值46.63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1.43万元。

乌镇

乌镇位于桐乡市北部,距桐乡城区约13公里2010年末,总面积67.22平方公里。辖3个社区,17个村, 1.63万户,总人口5.63万人。

据乌镇东郊潭家湾古文化遗址发掘考证,六千多年前就有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。历史上,乌镇是浙江、江苏两省,嘉兴、湖州、苏州三府和桐乡、崇德、秀水、乌程、归安、吴江、震泽七县的错壤之地。《乌青镇志》载:“周属吴,吴戍兵备越,名乌戍。秦置会稽郡,裂车溪(即今市河)之间。西属乌程,东属由拳,乌青始析。”唐开元二十九年(741)有乌墩寨地名。唐咸通十三年(872),朱洪《乌镇索靖明王庙碑》的碑文中,乌镇始见于记载。宋元丰年间(1078-1085)编修的《九域志》中,乌程县有乌墩镇,崇德县有青墩镇,可见迟至熙宁年间(1068-1077),乌镇、青镇已分立为二。两镇仅隔一水,名虽分二,实则一体,故有乌青镇之称。至民国年间仍分乌、青两镇。直到1950年4月,两镇合一,定名为乌镇。

乌镇当水陆交会处,四方来水,争流竞秀,境内河流多达10余条,是典型的江南水乡。市镇虽不在古运河边,却有市河通达运河。方便的水上交通,促成了乌镇文化、经济的繁荣。同时也使乌镇历尽沧桑,由兴转衰。又由衰复兴,几经周折。明嘉靖三年(1524),乌镇人陈观曾这样追述:乌青镇兴盛于南宋淳熙年间,嘉定年间至德祐二年(1276),遽然衰落,“公署、酒楼、官店悉入为民庐。”进入元代,稍稍复兴。元末又遭兵燹,阖镇洗劫一空,荡然无存,“仅存者唯两浮屠之遗迹焉。”明代洪武年间,“民庐寺观虽云重兴,亦不尽复。”到了弘治年间,风调雨顺,连年丰收,“居民殷富,锐于兴作”。“荆棘荒芜素无人居者,亦删刈而结构之”,镇上店铺、民屋“鳞次栉比,延接于四栅。”

明正德、嘉靖年间,开启了乌青镇历史上的繁荣时代:“负贩之广,封桑之勤,又日盛一日。且士知问学,科贡有人,民知尚义,输赈多室,缙绅士大夫摩接街市,民风士俗一变而为富庶礼仪矣。”明嘉靖十七年(1538),广东按察司副使、镇人施儒鉴于乌青镇的繁华及地位的重要,请求朝廷批准在此分设县治。“本镇地厚土沃,风气凝结,居民不下四五千家,丛塔宫观周布森列,桥梁闤闠,不烦改拓,宛然府城气象。”

至万历年间,乌青镇充分发挥交通便利、商贾云集、经济繁荣的有利因素,成为居民万户的特大型市镇,其经济地位的重要性,大大超过了管辖乌镇的乌程县城和桐乡县城。清代,基于蚕桑业的蓬勃发展,乌青镇更趋兴旺,规模也更趋宏大。“民物繁缛,甲于他镇”,虽无城垣,却有坊门,实际上是“以郡城规模名之”。到清末民初,蓬勃发展的乌青镇,一度乌青被析为澄江、通霅、通津、长春四;青镇被析为青南、青北、青东三镇。可见当时乌青镇的规模相当于七个镇。当时,嘉兴府城周围只有十里,而乌青镇则广袤十八里,镇中街巷密布,除了东街、西街、龚庆坊、积善坊等四条大街外,另有街巷五十八条。

明清时,乌镇是联系沪、嘉、苏、杭的纽带,商业地位尤其突出。“富商大贾数千里辇万金而来,摩肩接袂如一都会。”其支柱产业是蚕桑丝织业,四乡农家以蚕桑为急务,以叶市和丝市为最盛。镇四栅均设有青桑叶行,每至蚕时,四栅的叶市都十分繁盛,河南上的叶船拥挤不堪。由于流通量巨大,乌青镇的中市远近闻名。“叶莫盛于石门、桐乡,其牙侩则集于乌镇,买叶者以舟往,谓之开叶船。饶裕者亦稍以射利,谓之作叶,又曰顿时。”乌镇因此成为本镇四乡及石门、桐乡等桑叶的集散中心,销售额常达十万担上下。

乌青镇出产的大宗商品是蚕桑,丝有头蚕、二蚕两时,东西南北四乡均有出产,以西乡为上,即所谓七里丝,北乡次之。小满新丝上市时,镇上丝行十分繁忙,“各处大郡商客投行收买”,“平时则有震泽、盛泽、双林等镇各处机户零买经纬自织”,又有“贸丝诣各镇卖于机户”的贩子。这种盛况一直持续到晚清。

同时,与蚕丝业相关的茧业、绵业、茧壳业、丝吐业也都有相当规模。其他如米业、烟业、糖业、棉布、竹器、铜锡、银楼、酒肆、茶楼、典当、钱庄等亦遍布全镇,客商云集。

乌镇不仅是一个繁荣的中心,也是一个发达的文化中心。宋室外南渡后,“士大夫多卜居于此”,构园林宅第,聚族而居,繁衍生息,形成了当地的望族著姓。如华林村之茅氏,由山阴徙居于此,至明代日趋显赫,成为湖州大姓。陋巷村之颜氏,康熙时远近闻名,村名遂改为颜家村。杨园村张氏骨张履祥,号称杨园先生,著有《杨园先生文集》。镇中夏氏,有夏熏与夏纬均为万历间进士,夏煜则著述丰富,有文集行世。也曾有无数文人墨客倾慕于乌镇,游学或寓居于此。如中国山水诗派开创者谢灵运、齐梁文坛领袖沈约、书画大家唐宰相裴休、江西诗派三宗之一的陈与义、南宋中兴四大诗人范成大、宋太祖赵匡胤的七世孙宋孝宗、唐宋八大家之父茅坤等,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。

乌镇的大家族都颇注重私家教育,许多宅第都有私家藏书楼。整个社会重教兴学之风甚盛。明代正德二年(1507),桐乡知县陆节建青镇社学。正德十二年(1517),湖州知府刘天和建乌镇社学,把教育扩大到社会。乾隆年间又有分水书院、立志书院的创立。清末又创办义学,清末民初先后兴办了植村完全小学、立志完全女学、分水小学、通霅小学、常春小学,青东小学、徐氏私立敦本小学、内业私立小学等。

乌镇的名人大家数不胜数。从1000多年前中国最早的诗文总集编选者梁昭明太子,到中国最早的镇志编撰者沈平,著名的理学家张杨园,著名藏书家鲍廷博,晚清翰林严辰、夏同善,宋、明、清期间,乌镇共出了近200名举人、进士。近、现代更有文学巨匠茅盾、政治活动家沈泽民、银行家卢学博、新闻前辈严独鹤、旷代清才汤国梨、农学家沈骊英、著名作家孔另镜、海外华人文化界传奇大师孙木心等。

晚清以后,几经战乱,乌镇渐趋冷落衰败,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逐步恢复。但历经2000多年沧桑,乌镇仍完整地保存着原有的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。镇以河为脊,依水成街,两岸建屋,借桥联通。镇区东、南、西、北4条沿河大街呈现“十”字形布局,各色桥梁架在其中,有“百步一桥”之称。清末时,全镇有石桥119座,以拱桥为多。民间曾有“正月半走桥”的习惯,即元霄节,结伴走过10座桥,不可一桥有重复。位于西大街西端的通济、仁济两桥,相距仅10多米,呈直角相连。通济桥高28级,重建于明正德十年(1515),仁济桥高26级,改建于明正德十三年(1518),两桥墩均为单孔石拱桥。清同治年间重修。水映桥孔,倒影大胆叠,被称为“桥里桥”,构成奇特景观。由镇中伸向四方大街,俗称东栅、南栅、西栅和北栅,各成市集。当地的居民依何筑屋,深宅大院,重脊高檐,梁柱门窗上的木雕和石雕工艺精湛。河堠埠廊坊,过街骑楼,穿竹石栏,临河水阁,古色古香,呈现一派古朴、明洁的幽静。

201049,乌镇景区被国家旅游局授予AAAAA级景区,成为继西湖、普陀、雁荡山之后浙江省第四个、嘉兴市首个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。2010年,乌镇实现国内生产总值18.73亿元,工农业总产值85亿元,财政收入5808.2万元。

海宁市

 

宋元时期,运河由嘉兴向西,入崇德县后,经皂林、石门镇至崇福镇,沿崇长塘进入盐官县(海宁州)地界,到长安镇过闸,进入上塘河,经许村、临平至杭州。元末,运河改道,北来的河道至崇福镇后,折向西,经大麻、塘栖至杭州。崇长塘、上塘河继续通航。崇长塘北起崇福镇,南至长安镇,长7.5公里,河底宽15,河底高程-0.5,河面宽?米。上塘河起自杭州市艮山门外施家桥,经半山、临平镇入海宁市境内,经许村、长安、周王庙、盐官等镇,至盐官上河闸,全长48公里。上塘河在海宁境内长22公里,河底宽10,河底高程1.0-1.5,河面宽30-35

现上塘河海宁市段上的主要城镇有沿河的长安镇、许村镇、盐官镇。盐官镇并不在宋元时期运河的主航道上,并距主航道上的长安镇10.5公里,但该镇亦在上塘河上,水流与当时的运河主航道相通。

 

长安镇

长安镇位于海宁市西部,距海宁市城28公里2010年,总面积91.9平方公里,辖20个村,8个社区,总人口13.16万人。其中户籍人口7.86人,外来人口5.30万人。实现生产总值32.3亿元,完成财政总收入3.19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15400元。

长安,一名长河。长安之名,当自长河衍化而来。一说寓祈长治久安之意。《明志》因土音近似,讹作“长杭”。长河即上塘河及境内主干河道,古时北来旅客至杭,大多取道于此。后人复以长河引申为别名修川。

长安古属越国御儿,自古即为南来北往的水陆要冲,因水陆交通的发展而发展。战国时,吴王夫差应越王勾践告灾而开百尺渎运粮济越,其浦纵贯镇区。秦始皇置由拳县时,长安属由拳县。秦始皇所治的“凌水道”与百尺渎交于长安镇区。汉末析由拳、海盐置海昌县后,长安属海昌,海昌改盐官后属盐官。汉代,利用长安镇区原陵水道基础设“桑亭”,为邮传的开始。

隋代开运河,利用原有水道环绕长安镇而过。从此长安就成为当时钱塘到北方的水陆交通要地。唐设驿站于长安镇,上通临平驿,下通石门驿,东达盐官。唐贞观五年(631)置。旧号桑亭驿(位于今虹桥北侧)和昌亭乡。据咸淳《临安志》载:“唐贞观五年(631)置。旧号桑亭驿,今改名义亭。”由于当时长安至钱塘之间运河水源日少,水位浅,钱塘的漕运不畅。唐贞观八年(634)筑义亭埭,即今长安老坝,将绕镇而过的运河拦截成落差2以上的上、下河,以提高长安镇到钱塘(今杭州)地区的上河水位。上河上通杭州以远地区,东达盐官及海盐;下河直通石门镇与嘉兴大运河,从而成为嘉兴运河网的重要节点。

由于当时钱塘到北方物资运输只有这一条水道,运输繁忙,狭小的义亭埭不胜负担,相传唐代建长安古船闸——长安三闸。当时的长安已经相当繁荣,商业和米市开始形成。唐开元十一年(723),盐官令路宣远在此设长安市。据清王德浩《硖川续志》记载:“唐开元十一年(723),县令路宣远置……乡市二:一曰长安市,一曰硖石市。”以后除唐武德年间(618626)一度属钱塘县外,一直归属盐官县。元泰定元年(1324)改盐官为海宁州,始属海宁至今。

北宋建隆初置长安堰闸指挥,闸兵120名,以负责堰,即义亭堰的修筑和过船任务。熙宁元年(1068),增设堰闸监护使臣,衔同县令,可以会同令佐,巡视修固,以时启闭,并兼管河道疏浚。同时,长安市改名长安镇。

南宋建都临安(今杭州),长安为迎送官员传递公文的必经之地。加上漕运往来,四方客商运集,长安地扼其要而建寨。

长安的有名,亦缘于长安三闸两坝。据管元耀《海昌胜迹志》载称:“三闸在长安,上、中、下三闸也。相传始于唐,盖自杭而东,水势走下,故置以节宣也。民间传说,三闸为尉迟将军所建,不知何本。宋咸淳《临安志》则谓“始于宋绍圣间”。《宋史·河渠志》称其“上彻临平,漕运往来,商旅络绎”。

宋元时期,亦杭大运河江南段进入崇德境内后,是经过长安下塘河,也就是现在的崇长港到长安镇,通过船闸后,再由上塘河运道往西最终抵达杭州。由于长安的下塘河与上塘河之间,水落差近二米左右。因此,除了设置专业船闸,当时没有别的办法。据咸淳《临安志》卷三十九,“自下闸九十余步至中曾,又八十余步至上闸。”折合成现在的度量,两个闸室的长度分别约140125。水闸沿岸两旁还设有水澳,即水池,即形式为池塘。雍正《浙江通志》卷五十三《水利二》详细记载长安三闸和上下水澳的情况:“崇宁二年(1103)有旨易闸(长安闸)旁民田以浚两澳,环以堤,上澳九十八亩,下澳百三十二亩,水多则蓄于两澳,旱则决以注闸。”船闸的主要功能,是要把船队从水位较低的河流送到水位较高的河流中去,或者相反。假设现在船是从崇德方向来的,到了长安下闸后,就打开闸门,放船下闸,然后关上闸门,设在两旁的水澳开始向闸内注水,等到河面与中闸大致持平时,打开中闸,放船进入,再关上闸门,再注水,再开上闸,然后船就顺利通过了船闸。反之亦然。写《参天台五台山记》的日本僧人成寻曾于北宋熙宁五年(1072)八月二十五日过长安堰,当天的日记这样写:“天晴,卯时出船。午时,至盐官县长安堰。未时,知县来,于长安亭茶点。申时,开水门两处,出船。船出了,关木曳塞了。又开第三水门关木,出船。次河面本下五尺许。开门之后,上河落,水面平,即出船也。”

元代,长安镇专设水陆两站,备有马60匹,水站有舟60艘。后长安古船闸因缺水源而关闭。至正七年(1347)于笕上筑新坝以过大型船舶和竹、木等长大物资。嘉庆重修《一统志》称:“长安堰……宋时建。至正七年(1347),复置新堰于旧堰之西,今名长安坝。”此后商业亦因之日趋繁荣。元末运河改道。不再经过长安,但镇中运河仍为重要的航运通道,是海宁(盐官镇)与杭州、嘉兴间的交通要枢。乾隆三十年(1765)闰二月初四,清高宗弘历过长安,留下《自石门县跋马度城易轻舟至陈氏安澜园即景杂咏》(之二):“夹溪万姓喜迎銮,桑柘盈郊入画看。廿四桨过风帆驶,片时新坝到长安。”

从明代开始到清代,长安镇是海宁漕运的起点,又是芜湖大米运销宁、绍地区路程最短、航运最宽而运价低廉的水运要寨,因而成为江南三大米市之一。清同治时的杨昌濬在《疏浚运河塘记》中说:“长安向为米市所聚,与临平均巨镇”,是浙北粮食集散地。“今黔闽吴楚四方之冲衙,古为储禄之要地,今为通运之总区,杭绍诸郡商贩咸集焉。”河上每天都停泊着上千艘运粮船只,“粮船米艘”连接到章(庄)婆堰以北,米市码头从王婆弄到石塘湾连接不断,陈鱣诗云“粟转千艘压绿波,万家灯火傍长河。却缘米市人争利,鱼蟹从今不觉多。”

长安镇的米,除了极少部分来自附近外,主要来自长江中上游的四川、湖广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。“年来米价判高低,黄团尖团样不齐,近自江南及川楚,长安利甲浙东西。”如石塘的米,“江南川楚之米无不毕集”,苏六合的米,“乾嘉以来,则多贩运至浙江海宁之长安镇。”常熟的米,“每岁杭越徽衢之贾,皆同籴于邑,其人弗至,则有之,价平矣。”

长安具备了良好水运条件,可以停泊千百艘粮船,镇上有多处米市,著名的有石塘湾、兴福、高桥等处,“卢家湾,北跨运河,运粮船停泊于桥之内外。”长安堰与闸塘还形成了米的夜市,热闹不减白天,“闸塘夜市”成为“修川八景”之一。时人描绘曰:“闸塘湾为米市,辐辏之地。粮船米艘停泊两岸,遥接石界。夜望灯火万点,星芒错落,辉映上下,水波风动,又作万道烛龙,蜿蜒天际。”至清嘉庆年间(17961820),长安已经成为号称“万家灯火”的大镇。

咸丰末年(1861),长安镇因上河淤塞和兵灾而一度衰落,米市转移至硖石。宣统元年(1909),沪杭铁路通车,每天有12对客车停靠长安,同时有14班客货轮船通向湖州、菱湖、新市、乌镇、桐乡等地,长安镇成为浙北地区客货水陆运输的集散地,故《浙江一瞥》有云:“长安镇轮、轨交萃,繁盛有比大县。”

长安镇历史文化遗存丰富,种类多样,保存有虹桥、新老两坝示禁勒索碑等重要运河相关遗产以及东中西街历史街区。长安镇西古觉皇寺西北隅(今海宁中学校园内)有三女堆,原名“三女墩”,相传为吴大帝孙权第三女鲁育(小虎)之墓,宋咸淳《临安志》已载其名。因避讳改“墩”为“堆”。明末历史学家谈迁、清代学者吴骞、周广业等均对此作过考证。1973年,因平整工地被发现,除少量殉葬品外,在墓室内发现了大量精美的东汉时代画像石刻,内容有车马出行、庖厨、宴饮、就寝、舞乐百戏,祥瑞及历史故事等。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此外,邻近地区尚有翟妃墓(一名翟墩,相传三国吴大帝孙权之妃翟氏卒葬于此)、鲁王坟(相传吴大帝子鲁王霸与太子不和睦,赐死后葬此),今两处遗迹犹存。仰山书院亦在海宁中学内。始建于清嘉庆七年(1802),地方名士沈毓荪创建。道光中叶建成,占地4000平方米。咸丰十年(1860)毁于兵燹。光绪十四年(1888)重建,后日渐荒废。残存部分现已整修。长安镇还保存了如长安粮仓、长安丝绸仓库、长安丝库等运河遗产,以及圣女小德撒天主教堂、中心弄耶苏教堂等一批近现代文化建筑。

长安东中西历史文化街区沿着运河走向蜿蜒伸展,包括中街、公庆街、东街、西街等历史街巷,历史遗存丰富,格局保存完整,保存有众多的清末民初的传统民居建筑。

 

许村镇

位于海宁市西部上塘河畔。东距海宁市治硖石镇33.3公里。南宋尚书左丞许景衡,随高宗南渡,死于瓜州。帝悯其忠心,赐葬盐官安义里(今许村)。许氏家族居于此,遂成村落,俗称许坟村,不久改称许村。乾道《临安志》及《宋四境图》载有“许村巡检司寨”之名,为防卫临安的军事要地,当时已初具市镇雏形。元大德三年(1299),并蜀山、嵒门、上管、下管为许村。清代时期许村辖地东至陈坟港,西至翁家埠,北至大石塘界。明洪武三年(1370)设许村铺,成为海宁县至杭州省城的咽喉要道。清乾隆年间成为集市。民国36年(1947)列为乙级镇,1956年撤区并乡建为永福乡和许村镇。1958年为许村人民公社。19841月易名许村乡。198534撤乡建镇。2001年,原沈士乡并入许村镇。2003年,许村镇与许巷镇合并,称许村镇。2010年,许村镇总面积91.2平方公里,辖27个村,4个社区,共24926户,户籍人口109154人。新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许村镇已发展成为以家纺产业为主导的现代工贸型城镇。如今,许村镇被誉为中国家纺装饰布第一镇”

许村濒临上塘河,宋元时期,是运河南段的交通要地。漕运繁忙,久不疏浚,河道淤浅。宋淳熙二年(1175),两浙转运副使赵磻老《奏开漕河事》云:“临安府长安闸至许村巡检司一带漕河浅涩,未曾开浚。除两岸人户出力开浚外,势须添人并工开浚,约用钱一万五百余贯。本司管认应副外,合支米二千三百六十二石五斗,乞于朝廷椿管米内给降。”(《宋史·河渠志》七))。朝廷允准办理。

自元至清,均设有许村盐场。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九十记载,当时设“许村场盐课司”以加强管理。康熙《海宁县志》称“西乡多渔盐贩织”,“民逐鱼盐为生”。“江南苏、松、常、镇四府例食浙盐”,但到清雍正年间,“镇江接壤,淮盐偷渡”,贩私盐盛行,波及海宁、海盐、平湖、桐乡四县,以致浙江官盐运销不畅。雍正四年(1726),浙江巡抚兼理两浙盐政李卫奏请在浙江私贩出没的“适中孔道”——海宁县长安镇设官兵巡缉查私,并令常镇道及京口将军、军标副将等官员督饬将吏水陆巡查,严防两淮私盐从镇江府入侵浙盐行销区。许村是上塘河所经,贩私盐者船只往返其间。据赵翰如、濮圣陶、黄君聘、翁楚英等人控告,“无赖习惟凶恶,一经败露,或择殷飞噬,或□怨妄扳”,常生“扳害”情事,“以致良民畏之如虎,而若辈等愈加横行无忌。海宁知县胡杲上报杭州知府允准,于雍正六年(1728)二月立《奉宪严禁盐枭扳害碑》,以示禁革,并开列了钱鹤龄、张天如等76名须至碑者的名单。碑高2.03,宽0.9,今立于许村镇镇中路85号。20112月,公布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许村镇庄湾村有吴王庙。相传三国鼎立时,吴王孙权坐镇江东六郡,治国有方,百姓安居乐业,特建此庙,以示纪念。后渐废。清光绪年间重修。民国二十七年(1938)整修。19901995年,民众筹资再次大修。新吴王庙平面呈长方形,总面积约944平方米。现有山门、大殿、配殿、后殿、戏台、厢房等。明间内金柱柱联云:“遵父兄图坐领江东六郡人民富有长存,近将校决策清曹瞒百万雄兵威望犹在。”新吴王庙现被列为海宁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 

盐官镇

位于海宁市治硖石镇西南20公里。汉武帝元狩四年(公元前119)会稽郡海盐县置盐官(司盐之官),遂名。《海宁地名志》引康熙《海宁县志》:唐会昌三年(843)置建宁镇,“梁开平四年(910)易建宁镇为盐官镇”。但咸淳《临安志》载:盐官市镇“唐会昌三年(843)置,今废。”明末邑人谈迁《海昌外志》云:“(唐)贞观四年(630),立盐官市于县西北。”设市时间上溯更早。自唐贞观年间起至抗日战争前,均为海宁县(州)治所在地。后海宁县治移硖石镇,盐官从此成为建制镇。2003年,盐官镇与郭店镇合并,称盐官镇。2010年,盐官镇总面积56.02平方公里,辖17个村,3个社区。总户数14839户,总人口51898人。全镇实现生产总值22亿元,完成财政总收入3.4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14737元。

盐官镇处于上塘河东南端,南濒钱塘江。春秋时期,吴国开凿的百尺渎在这里入江,沟通了与太湖的交通。隋代运河的开凿,使这里的地位迅速上升。唐永徽六年(655)建盐官古城,为当时全国著名的三个繁华县市之一。由于其地理环境的优越,一直以来来都是钱塘江南北货物的重要集散地,商贾云集,社会经济文化繁荣。

明清时期,盐官城内有“七十二弄三大街”,人口多达3万余,是浙北的一大重镇。城东下河尽端与镇海塔旁海塘之间,成了海运和内河运输的中转枢纽,过塘行特多,有搬运工人千余人。仅设于春熙门等周围的炭行就有6家,其中陆乾大、源隆两行规模最大,拥有货栈500余间。民国26年(1937)钱江大桥建成通车后,海运中转业为铁路运输所取代,舟载过江货物日趋减少。抗日战争时期,盐官遭受严重破坏。民国30年(194110月,由“一笑楼”茶店引起的一场大火,使大街和后街的400余间房屋变成一片废墟,加之战后县治他迁,人口外溢,盐官逐渐衰落,无复昔日盛况。但至今还保留着城河和部分城墙,城内还有海神庙、安澜园等众多的与运河密切相关的文化遗迹,有两处历史街区仍保持了明清时期的格局风貌。

盐官镇是名胜古迹的集中地。镇西安国寺(俗称北寺,今废)前有石经幢三尊,分别建于唐代会昌二年(842)、会昌四年(844)和咸通六年(865),距今已1100余年。幢身平面八角形,刻有《佛顶尊胜陀罗尼经》和题记。1961年公布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。南门外有盐官海塘,唐时称“捍海塘”“太平塘”,宋时名“海晏塘”,其时仅为土塘。金、元时,方行柴塘、石塘。明时,改用木柜装碎石鳞沙叠成长堤。清始筑鱼鳞石塘(断面呈梯形,如同鱼鳞,故名)。1989年公布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。立于海塘边的镇海塔,又名占鳌塔,高十五丈,周九丈六尺,始建成于明代万历四十年(1612),六面七层(1983年维修时,发现底下尚有一层,现仍埋于地下),砖身木楼,飞檐垂铃,围廊翼栏,有砖阶可达顶层,造型壮伟别致,1985年修缮一新。其侧,有中山亭、天风海涛亭等建筑。位于原大东门内的海神庙(俗称庙宫),清代雍正八年(1730)三月,浙江总督李卫奉敕建造,翌年十一竣工,耗银十万两,占地40亩,规模壮丽宏大,为江南稀有的古典宫殿式建筑。庙门前有汉白玉石狮一对,汉白玉石坊(俗称牌楼)两座,雕工精细,造型优美。大殿后有御碑,高约3,阔约1.7,厚0.3。阳面刻雍正十年(1732)六月十一日御制《海神庙碑记》,阴面刻乾隆二十七年(1762)三月御制《阅海塘记》。1989年公布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坐落在小东门直街的太子太傅、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陈元龙故宅(俗称陈阁老宅)为明中叶元龙曾祖所建,陈元龙拜相后,增修新筑,规模颇大。内有罗汉松一棵,宅与松距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。今除正路轿厅和东路的祠堂、寝楼、筠香馆、双清草堂外,百桌厅、爱日堂等主体建筑均已废毁。

盐官镇自古是人文荟萃之地。宋代出过状元张九成,他的弟子、玉山人汪应辰也是在此学成并考中状元。原籍浙江永嘉的状元木待问亦卜居此以终。盐官还出过陈之遴、陈元龙等3个榜眼,进士50名。盐官镇还是宋代名人郭知运,明代陈与郊,清代兵部侍郎杨雍建、书法家陈奕禧、学者周春的故乡。现代教育家郑晓沧、朱宇苍、王敬五,图书版本目录学家赵万里、陈乃乾,书法家周承德、工商界著名爱国人士陈巳生,以及军事家周承菼、美术家杭穉英、音乐家刘质平、书画鉴定家徐邦达等人的故里也都在盐官镇。近代著名学者王国维亦诞生于此,故居在西门内周家兜,是他青年时代学习、生活之处,住宅前后原围墙、石库门、台门等已毁,其余建筑已按原貌修复。

盐官镇是著名的观潮胜地,因地处钱塘江要隘,潮势至此受阻,有如玉城雪岭际天而来,蔚为奇观。俗传农历八月十八日为潮生日,民间有观潮风俗。明代以前观潮胜地在杭州,后因钱塘江改道,盐官遂成为赏潮的最佳地。清乾隆二十七年(1762),高宗(乾隆帝)巡阅海塘至海宁(盐官镇),驻跸原大学士陈元龙别业遂初园(后改名安澜园)。在镇海(占鳌)塔院东建御座三楹平台一座。高宗作有《阅海塘记》《观海潮歌》等。乾隆三十年闰二月,高宗南巡浙江至海宁,仍驻安澜园,巡视海塘并观潮于观海台。嗣后,高宗又于乾隆四十五年、四十九两次重临海宁,均驻安澜园,阅视塘工并观潮。民国后,习称农历八月十八为观潮节。民国五年农历八月十八日(1916915),孙中山自上海专程赴海宁观潮,随行有宋庆龄、蒋介石、朱执信、张人杰、叶楚伧等人。1954年春,毛泽东在盐官镇东3.7公里的七里庙(今属盐官镇祝会村)观潮并留影。1957911(农历八月十八),毛泽东再次自杭州至七里庙观潮,并赋《观潮诗》云:“千里波涛滚滚来,雪花飞向钓鱼台。人山纷赞阵容阔,铁马从容杀敌回。”

80年代后,海宁观潮节更趋繁盛。每年观潮者逾20万人。为便于观潮者休息和观赏江潮,东自小普陀,西至原镇海门(俗称南门)以南一带海塘,1969年新筑了观潮石阶(以塘石铺筑而成),长500余米,宽3。后又陆续兴建观潮楼、观潮棚。著名书法家赵朴初为“观潮楼”题写楼名。

 

千百年来,大运河滋养着沿线的众多城镇,孕育了灿烂的运河文化,追忆往昔,不禁令人浮想联翩,唏嘘不已。2014623,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,京杭大运河成功申遗,嘉兴境内元代以前的古运河6段河道,作为运河浙江段的一部分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,长虹桥和长安闸作为大运河重要的交通和水利设施,列为遗产点。运河沿线的城镇,在享受其带来的荣耀的同时,保护文化遗产的工作,任重而道远。

(全文完)